<span id="milyk"><sup id="milyk"></sup></span>
    <track id="milyk"></track><acronym id="milyk"></acronym>
  1. <optgroup id="milyk"><em id="milyk"><del id="milyk"></del></em></optgroup>

      <optgroup id="milyk"><li id="milyk"><source id="milyk"></source></li></optgroup>
      <track id="milyk"><em id="milyk"></em></track>
      <dd id="milyk"><i id="milyk"></i></dd>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首頁 鳳凰要聞 教材實驗 母語教育 教學資源 課題研究 鳳凰期刊 鳳凰讀書會 鳳凰論壇 鳳凰研修營
      理論聚焦 拼音教學 識字寫字 閱讀教學 口語交際 寫作教學 綜合性學習 規范與標準
             漢語拼音教學需加強和完善
             書法啟蒙中書體選擇的困境突...
             洪宗禮:寫作教學要有序、善...
        朱家瓏   方智范   張 慶
        陸志平   雷 實   巢宗祺
             全國小學語文教師素養大賽專...
             第四屆鳳凰語文論壇專題
             張慶語文教育思想研討專題
             2009小學語文教育熱點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學語言,還是貼標簽?

      學語言,還是貼標簽?
      張慶

      最近,我從一本小冊子中讀到張志公先生在一次座談會上的專題發言記錄,其中講到這么一回事:

      《岳陽樓記》里有“先天下之憂而憂,后天下之樂而樂”的句子。我要一個學生講講這句話的意思。他說:“這里表現了作者憂國憂民的思想和偉大的抱負,不是斤斤計較個人利害,而是時時關心國家的安危,百姓的疾苦,吃苦在前,享樂在后。但是,范仲淹是為封建統治階級服務的,他的思想不能跟我們的為人民服務的思想相提并論……”我說,就只要講講這個句子的意思,先不必發揮這么多。他重說了一遍,還是講了一大套,講了一套大道理,無論如何也講不出這個句子的意思來。“先”怎么用,“后”怎么用,兩個“憂”字有什么不同,兩個“樂”字有什么不同,全句該怎樣用現代語表達出來,都說不出。學了篇文章,只能講大道理,不能確切地理解文義。……

      張志公先生講的是中學生的事,其實在小學生中,這類事也屢見不鮮。小學生學了一篇課文,往往只記住了故事情節和評價性的語言,而課文中的詞語、句式、精彩的段落等等,反倒沒有留下多少印象。如學了《我的戰友邱少云》一課,學生只知道這件事情的起因、發展、高潮,還記住了“胸懷全局”“嚴守紀律”“為了戰斗的勝利而勇于獻身的崇高品質”之類的話,而諸如“邱少云像千斤巨石一般趴在火堆里一動也不動”“這個偉大的戰士,直到最后一息,也沒挪動一寸地方,沒發出一聲呻吟”等生動形象的語言都記不得。

      學習一篇課文,學生只是記住了情節和幾句評價性的語言,卻記不住課文中的一些詞語、句式和描摹生動的片段,怎么能從范文中吸收與積累語言,學到寫作的方法呢?又怎么能在感受與領悟語言的過程中不斷地培養自己的語感呢?沒有形成豐厚的語言積累和敏銳的語感,語言水平又從何提高呢?

      練字要依傍“范字”,學習語言則要依傍“范文”。練習寫字的人講求“讀帖”(即看帖上的字,揣摩其寫法)“背帖”(即不看帖就能記住字的筆畫、結體等);學習語言——尤其是學習書面語言,怎么可以不講求讀“范文”、背“范文”呢?以分析情節和貼標簽來取代學生對語言文字的感受和積累,是長期以來語文教學中的一個失誤。

      這種情形是怎么產生的呢?我認為這是長期以來,語文教學因循“抓情節+貼標簽”的分析課文模式所造成的。我曾經聽一位教師教《雕鳳凰》一課,她提了好多問題,主要的有:圍觀的人們在雕刻開始時與雕成以后的態度有什么不同?這說明了圍觀的人怎么樣?(沒有主見,盲目附和)木匠對人們的譏笑采取什么態度?這說明了木匠是一個怎樣的人?(不怕嘲諷,專心致志)開始時,白胡子老頭與圍觀的人態度有何不同?這說明了白胡子老頭是一個怎樣的人?(遇事穩重,有主見,不盲目附和)

      我統計了一下,這位教師教這課書共提了21個問題,其中19個問題是關于情節和人物評價的,1個問題是關于中心思想的,1個問題是關于寫作方法的,卻沒有一個是關于語言文字的。

      語文姓“語”,語文教學的根本任務乃是學習語言。為了使學生受到扎扎實實的語言文字訓練,語文教學就不能只是一味地抓情節,貼標簽,而是要引導學生感受、領悟、吸收與積累語言,習得和積淀語感。仍以《雕鳳凰》這課為例,課文第一段寫人們議論木匠的部分,借鑒了諷刺漫畫的夸張手法,繪聲繪色地描摹了圍觀的人們七嘴八舌地諷刺、挖苦木匠的情景,是訓練語感的極好材料,教師便可先讓學生說說這些描寫樣子和表情的詞語表現了圍觀人的什么態度,并按照提示語的提示,練習有感情地朗讀圍觀的人所說的話,從而品味人生,品味語言。又如第二段中描寫鳳凰的一節,先后使用了“翠綠、鮮紅、色彩繽紛、鮮艷美麗”等表現鳳凰色彩的詞語以及“高高聳起、閃閃發光、格外耀眼、躍躍欲飛”等表現鳳凰生動、美麗姿態的詞語,而且句式整齊、韻律感強。教師抓住這部分材料指導學生想象鳳凰的美麗,并在此基礎上練習朗讀、背誦,就能幫助學生體會語感,吸收與積累語言。

      需要指出的是,強調語言積累與語感訓練,并不是排斥思想教育。語言是思想內容的載體,抓了語言教育,學生也就同時接受了思想教育,二者是一個不可分割的統一體;反之,離開了語言教育的思想教育,便只能是架空的形式主義的思想教育,這樣的思想教育是蒼白的、無力的,因而是不足取的。

      閱讀27242次 · 2013-06-05

      設置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站點地圖  |  版權聲明
        版權所有:南京鳳凰母語教育科學研究所
      網站ICP備案編號:蘇ICP備13015862號-1
      網站公安局備案編號:200303E0015
      爱色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