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milyk"><sup id="milyk"></sup></span>
    <track id="milyk"></track><acronym id="milyk"></acronym>
  1. <optgroup id="milyk"><em id="milyk"><del id="milyk"></del></em></optgroup>

      <optgroup id="milyk"><li id="milyk"><source id="milyk"></source></li></optgroup>
      <track id="milyk"><em id="milyk"></em></track>
      <dd id="milyk"><i id="milyk"></i></dd>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首頁 鳳凰要聞 教材實驗 母語教育 教學資源 課題研究 鳳凰期刊 鳳凰讀書會 鳳凰論壇 鳳凰研修營
      理論聚焦 拼音教學 識字寫字 閱讀教學 口語交際 寫作教學 綜合性學習 規范與標準
             漢語拼音教學需加強和完善
             書法啟蒙中書體選擇的困境突...
             洪宗禮:寫作教學要有序、善...
        朱家瓏   方智范   張 慶
        陸志平   雷 實   巢宗祺
             全國小學語文教師素養大賽專...
             第四屆鳳凰語文論壇專題
             張慶語文教育思想研討專題
             2009小學語文教育熱點透...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熱愛母語,學好中文 熱愛母語,學好中文

      熱愛母語,學好中文 熱愛母語,學好中文
      周德藩

      熱愛母語,學好中文,提升中國教育品質,這原本是一個常識性問題。但社會上,也包括教育界的一些有識之士不無憂慮地認為,我們大中學生的中文水平不是提高了,而是降低了;我們對母語的重視程度不是加強了,而是削弱了;我們中小學語文教育工作在很多方面不是前進了,而是后退了。猶記得20世紀80年代,老教育家、原南京大學校長匡亞明呼吁要重視提高大學生的語文水平,包括南京大學在內的一批高校專門開設大學語文,這就等于從一個側面道出了中小學語文教學質量不甚理想的現狀。

      中國學生學習的課本內容自然由漢字組成,中國學校用于教學的主體語言也自然是普通話,從某種意義講,一部中國文化史也就等于是一部漢字和漢語言史。漢字及漢語言無論作為一種載體和工具,或作為文化和思維方式之自身,都體現著中國教育的核心和內涵,因此,我們完全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沒有對母語的熱愛,沒有學好中文的內在要求和濃烈愿望,也就沒有中國教育品質的真正提升。

      一、百年回望:對母語認識的偏差及論爭

      一百多年來,特別是“五•四”新文化運動以來,中國人一直持一種弱國心態,從而也導致了民族文化自信的缺失。很多人尋找中國積貧積弱的原因時,誤將漢字作為中國落后的原因之一。甚至出現了“漢字不滅,中國必亡”的論調。1918年,錢玄同在《新青年》四卷四期上發表《中國今后之文字問題》的文章,就提出了“廢孔學”“廢漢字”的主張。瞿秋白也主張廢除漢字,他曾經提出:“現代普通話的新中國文化必須羅馬化。羅馬化或者拉丁化,就是改用羅馬字母的意思。這是要根本廢除漢字。”

      國人對漢字感情的偏差,可能首先來源于文字是有階級性的論斷。瞿秋白就認定文字具有階級性,認為“漢字不是現代中國四萬萬人的文字,而只是古代中國遺留下來的士大夫——百分之三四的中國人的文字。”他甚至認為“漢字真正是世界上最齷齪最惡劣最混蛋的中世紀的茅坑”,(《普通中國話的字眼的研究》《瞿秋白文集》文學篇第三卷。人民文學出版社,l989年,247頁。)1929年瞿秋白出版《中國拉丁化字母》,吳玉章和林伯渠等以此為基礎制定了《中國拉丁化新文字方案》。

      其次,近百年來,很多人認為漢字難認難學,不利于普及。

      這兩種主流性的觀點,被當時有知識的革命者接受,以致影響了一些革命領袖也贊同漢字改革要走拼音化之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伊始,時任華北大學校長的吳玉章特意給毛澤東主席寫了一封信,再次提出了“文字改革”的建議。10月l0日,在毛澤東的大力支持下,“中國文字改革協會”在北京成立。“中國文字改革協會”的主要任務是簡化漢字、推廣普通話和推行漢語拼音方案。

      當然,推廣普通話是非常必要的,這也是“中國文字改革協會”最偉大的貢獻與突出的成就。古人完成“書同文”的過程,現在,我們完成“語同音”的任務,這樣,就完成了一種文化傳承。這是功不可沒的。

      漢字簡化也是有必要的,任何語言文字只有便于使用與書寫,才能傳承與流布。但是,漢字簡化工作中必須注意到一點:我們說漢字簡化工作是必要的,不等于說文字越簡單就越便于使用。其實,漢字經過了6000多年的變化,也是不斷地處于一種簡化過程中的,從甲骨文到金文,到大篆、小篆,到隸書,再到楷書、行書,是一種逐漸向便于書寫的方向演變的。

      應該看到,我們對母語的認識出了問題。國外的文字是記錄聲音的,是表音的。如果認為文字只記錄聲音,那么,漢字是不如人家的26個字母。其實,嚴格地說,西方是沒有文字只有字母,只有將字母拼成詞匯后,才成為有意義的文字。西方的文字,幾乎都是表音的。所以,按某些人的觀點,要想讓漢字只起表音作用,那就只能取消漢字。

      還應該看到,有些漢字簡化得非常好,但有些漢字就簡化得非常不恰當。而簡化不恰當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把漢字僅僅看成是記錄聲音的。有了這樣的誤解,就會認為漢字越簡化越好,甚至有人認為要用拼音代替漢字,或者把漢字符號全部變成音符。其實,這是根本行不通的。

      漢字可以記錄聲音,但漢字還有相對獨立性的表意功能。每一個字都有獨立存在的價值與意義。這恰恰是當時倡導漢語拼音化的專家學者們所忽略的,這也是導致第三次簡化漢字工作失敗的根本原因。對一些漢字的簡化,曾引發了很多爭議,譬如,“愛”字無“心”,這種簡化顯然就不太恰當了。因為它將漢字中附著的文化消息丟失了。再譬如,兒童的“兒”,過去與現在的差別是,現在的“兒”沒有“頭”(臼)了。“圣人”之“圣”,季羨林先生認為,現在只有“土”,而沒有了“耳”與“口”,這何以為“圣”?當然,簡化字也有簡化得非常好的,如南懷瑾就非常稱道“保衛”之“衛”,像一面小旗插在地上,可以形象地表現“保衛”之意,很便捷地保留了“衛”字的原處意義。這樣的簡化可以說是非常恰當的成功案例。

      漢字走拉丁化、拼音化道路,漢字實行簡化,在當時,屬于一種主流聲音。然而,即使是在這樣的情形下,仍然有許多有識之士,在一種民族情懷與漢字情結的文化感召下,反對漢字走拉丁化道路,不主張漢字過分簡化。正因為有了這樣的人們,漢字拉丁化之路和簡化漢字為主要內容的文字改革工作才因此減緩了步伐。民族文化之根也賴以得到完整地保存。

      最激烈的情形出現在1957年。

      1957年,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先后三次邀請學者們對文字改革發表意見。會上,現代著名考古學家、詩人陳夢家旗幟鮮明地表示不贊成實行簡化字,也反對實行漢字的拉丁化。陳夢家說,漢字很好,一看就知道意義,比如“哭”字,一看就是像哭的樣子。笑,就像一個人張開了嘴在笑的樣子。“用了三千多年的漢字,何以未曾走上拼音的道路,一定有它的客觀原因……在沒有好好研究以前,不要太快地宣布漢字的死刑。”“漢字雖然非常多,但是常用的并不多,普通人認識三千就可以了……有人說漢字難學,我說不難,所以難,是教的人沒教好。”

      跟上述觀點持相似意見的知識分子還有翦伯贊、唐蘭等。當時的《光明日報》也刊登各地來信,主要的看法有:漢字有望文生義的優點,拼音文字無法做到;漢語中同音詞很多,拼音化無法克服這個矛盾;用拉丁字母代替漢字大大地傷害了中華民族的感情等等。

      然而,沒有多久,“反右”運動開始,陳夢家隨即以“反對文字改革”的罪名被打成右派。l966年“文化大革命”爆發,陳夢家受到連續的批判和斗爭,他于l966年9月3日自殺,直至“文革”結束之后冤案才得以平反。陳夢家的悲劇,從另一個角度也說明漢字拉丁化工作已經引起了一些重要人物的重視。”

      事情并沒有結束。l958年,漢字拼音化的論調再次甚囂塵上。為此,周恩來在全國政協會議上所作的《當前文字改革的任務》中明確指出:“漢字在歷史上有過不可磨滅的.功績,在這一點上我們大家的意見都是一致的。至于漢字的前途,它是不是千秋萬歲永遠不變呢?還是要變呢?它是向著漢字自己的形體變化呢?還是被拼音文字代替呢?它是為拉丁字母式的拼音文字所代替,還是為另一種形式的拼音文字所代替呢?這個問題我們現在還不忙作出結論。但是文字總是要變化的,拿漢字過去的變化就可以證明。將來總要變化的。”“首先,應該說清楚,漢語拼音方案是用來為漢字注音和推廣普通話的,它并不是用來代替漢字的拼音文字。”周恩來的講話,使取消漢字的步伐減緩。但值得注意的是,走漢字拉丁化之路并沒有完全停止。

      中國的文化是通過文字一脈傳承的,不管地方語言如何繁多、口音變化如何因時而異,但是,文字的意思卻一直一脈相承。

      漢字再次面臨嚴重挑戰是在計算機普及伊始。漢語拼音化的論者們再一次呼吁漢字拼音化。1980年,中國漢字拉丁化的權威刊物《語文現代化》叢刊第一期宣告:方塊漢字在計算機上遇到的困難好像一個行將就木的衰老病人,歷史將證明,電子計算機是方塊漢字的掘墓人,也是漢語拼音文字的助產士。半個世紀前那場廢除漢字的狂潮似乎風云再起,而這一次,不僅僅是意識形態的問題,更有撲面而來的信息時代推波助瀾。

      直到1986年,這樣的爭論仍然存在。但這一年的全國語言文字工作會議中,沒有再引述毛澤東關于走拼音化方向的指示,然而,會議還是重申周恩來1958年所作的說明:“這個問題我們現在還不忙作出結論”。會議的主題報告中指出:“我們認為,周總理的這段話今天仍然具有指導意義。漢字的前途到底如何,我們能不能實現漢語拼音文字,什么時候實現,怎樣實現,那是將來的事情,不屬于當前文字改革的任務,現在有不同的意見,可以討論,并且進行更多的科學研究。但是仍然不宜匆忙作出結論。”

      當有人提出漢字和《漢語拼音方案》“長期并存”時,胡喬木同志指出:“這個提法不合適。”“現在的漢語拼音只是個拼音方案,還不是拼音文字,怎么能提‘長期并存’呢?實現拼音化需要一個很長的過程,是一項十分艱巨的工作,千萬不能急于求成,急了會翻車。”

      仍然是不作結論!仍然是沒有定論!仍然覺得實現拼音化雖然不能急于求成只是需要一個很長的過程!

      令人欣慰的信息不止于此:會議在提出新時期語言文字工作的主要任務時,把簡化漢字包含在研究整理現行漢字的工作內,沒有單獨列出漢字簡化工作。“簡化漢字是研究整理現行漢字的具體內容之一,所以沒有再作為一項任務單獨提出來。今后,漢字簡化應持極慎重的態度,使文字在一個時期內相對穩定,以利社會應用。”此外,胡喬木同志說:“在今后相當長的時期,漢字作為國家的法定文字還要繼續發揮作用。現行的《漢語拼音方案》不是替代漢字的拼音文字,它是幫助學習漢語、漢字和推廣普通話的注音工具,并用于漢字不便使用或不能使用的方面。”

      已經是1986年了,仍然還有人對漢字拉丁化問題有所指望。由此也可以想見,國人對母語、對漢字的感情是不是到了該嚴重檢討的地步了?

      當然,任何時代都有對本民族抱有強烈熱愛的有識之士。當有人認為電腦是漢字的掘墓人也是漢語拼音文字的助產士時,1981年6月27日,錢偉長教授發起成立了中國中文信息研究會,動員廣大科技工作者投身于電腦漢字輸入法問題的研究,并親自設計了“錢式漢字電腦輸入法”。其后,王選等人使鉛字印刷告別了鉛與火的時代,再一次讓人們意識到漢字的偉大生命力。二十多年過去了,據不完全統計,現在的漢字輸入法總數達到了一千六百多種。古老的表意文字,以其自身的強大生命力和豐厚的文化底蘊,在完全由西方文化孕育的現代文明的沖擊下,浴火重生,再度煥發出了新的活力。

      饒有意味的是,1952年2月5日,在中央教育部的籌劃下,由中國文字改革協會改組合并其他機構組成中國文字改革研究委員會,l954年,易名為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1982年,這一機構更名為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簡稱“國家語委”),這一更名,一方面意味著漢字拼音化之路其實是行不通的,漢字拼音化之路,應該走到盡頭了;另一方面也意味著,漢字拉丁化(漢字拼音化)學派一步一步地要把自己的學派意志轉化為國家意志。

      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張藝謀導演的活字印刷、方塊漢字節日,才在世人面前盡顯漢字的藝術魅力,可能是到這個時候,才使人們徹底拋棄漢字拉丁化的道路。漢字也終于從此開始真正走向世界。

      今天,我們看到,聯合國官方正式使用的語言有英文、法文、俄文、西班牙文、阿拉伯文和中文,重要的文件都會以這六種文字印發,而中文總是其中最薄的一本。這充分說明漢字的生動表現力與內涵豐富性。漢字的明天會是什么樣的呢?不同的人也許會有不同的看法,但在討論漢字的未來時,任何人都應該注意到一個簡單的事實:漢字不僅僅是沉默的字塊,也不僅僅是簡單的書寫工具,它更是中華五千年文明歷史的載體,是我們這個特有的民族的生命承載體之一,是漢民族一種偉大的文明。我們沒有任何理由與自己輝煌獨特的歷史一刀兩斷,我們所能做的,只有熱愛母語,學好中文。

      我們不反對使用拼音方案,不反對借用人家的文字來為我們自己的文字正音,但是,不能拿別人的文字代替我們的漢字。我們引入過別的國家先進的東西,譬如,標點符號系統的使用,無疑是非常有價值的;語法體系的引進也極有價值。但是,我們一定要正確認識我們的母語,保持我們對母語的最基本的感情。漢字相對于拼音文字有其獨特的魅力,她音、形、義高度結合,可以說是一種視覺語言,可以開發人的智慧,是世界上一種最美麗的文字,是別的文字無法企及的。

      令人欣慰的是,像許嘉璐、周有光等著名學者,現在也都回過頭來,對漢字的意義與價值給予了高度肯定。許嘉璐在1989年撰文指出:“現在擺著兩條路。一條就是繼續沉浸在漢字落后論中,冥想著一個世紀、兩個世紀,或者更多世紀之后,實現拉丁化。因為漢字也是約定俗成的,也是進入了民族的觀念和意識之中的,一朝之間改,天下大亂。……另外一條路,就是大家一起來研究漢字的特點、漢字的優勢,充分利用它,發揮它的優勢,來迎接挑戰。”

      我們今天談論這個問題,不是來清算“反右”運動中一些人的問題的,也沒有對持漢字拼音化主張的人進行指責的意思。但是,我們要看到,恰恰是由于這一段歷史,導致了很多人認為外國的文字比中國的文字好學、好認油于這一百年來漢語改革的歷程,導致了很多人對漢語認識上出現了偏頗,對母語情感上出現了失落,沒有從這一古老的文字中,從祖宗的教育方式中挖掘出寶貴的東西。

      走過一百多年的歷程,現在,應該有人站出來,指出這里的來龍去脈,撥開這一問題上的塵埃,對這里的一系列問題進行細致的梳理,并以此端正我們對這一問題的認識,激發我們對祖國語言的情感,更重要的是要在傳統的語言教學中找到當今語言教學與語文改革的良方。(待續)

      (周德藩,江蘇省教育學會會長)

       

       


       

      閱讀28876次 · 2011-02-15

      設置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站點地圖  |  版權聲明
        版權所有:南京鳳凰母語教育科學研究所
      網站ICP備案編號:蘇ICP備13015862號-1
      網站公安局備案編號:200303E0015
      爱色电影